天然资讯网
首页 >> 生活 >> 正文

母亲睡在很窄的单人沙发上,一个男人撑不起这个家,真的要动迁了

日期:2020-11-17 20:41:08 来源:互联网 编辑:小优 阅读人数:731

生活在杨浦大桥边上的居民

看着不远处的高楼一幢幢起来

做梦就盼着旧改

母亲睡在很窄的单人沙发上,一个男人撑不起这个家,真的要动迁了(图1)

母亲睡在很窄的单人沙发上,一个男人撑不起这个家,真的要动迁了(图2)

64岁的徐余富就是其中之一

他家住在眉州路214弄,这个门洞一共有18户人家,上了楼梯第二间就是他家,对外称202室,一共13.7平方。

母亲睡在很窄的单人沙发上,一个男人撑不起这个家,真的要动迁了(图3)

徐余富的出客衣服就吊在墙边。

谈恋爱时,他告诉现在的老婆家里有房子,“六上六下”其实是下面6个平方,阁楼6个平方。老婆看重他人好,农场回来就嫁给了他。

母亲睡在很窄的单人沙发上,一个男人撑不起这个家,真的要动迁了(图4)

后来搭建的公用灶陂间,通过“摸彩”选择各家烧饭的位置。没有排风设施,墙上粘满了油腻,几家一起做饭,什么味都有。

母亲睡在很窄的单人沙发上,一个男人撑不起这个家,真的要动迁了(图5)

老鼠洞越来越大,平时用板盖着。

玻璃橱、五斗橱的材质,老婆至今不清楚。1985年筹备结婚,徐余富在许昌路路口请农民工兄弟打了一套柴爿家具,花了100多元钱请认识的油漆工“美化”一下,一直用到现在。

母亲睡在很窄的单人沙发上,一个男人撑不起这个家,真的要动迁了(图6)

阁楼上是一家三口的小天地。大橱就是徐余富说的柴爿家具。

老婆不在乎这些,日子也就这样过来了,老徐说:“我们还算好,楼上楼下,当时大家都艰苦,有的邻居在房间里拉块帘子,这头小夫妻,那头老夫妻多的是”

母亲睡在很窄的单人沙发上,一个男人撑不起这个家,真的要动迁了(图7)

粘鼠板放是放了,但不起作用。

结婚后,徐余富夫妻俩带着小孩住阁楼,父母住楼下,以前门口还要放一个煤炉做饭,放上桌子、柜子和冰箱。

父母睡的三人沙发只能折起来,母亲睡在很窄的单人沙发上,到过世也没睡过床,父亲在外借房子住,5.3平方,1987年时租金大约几十元,徐余富想想就伤心,对不起他们。

母亲睡在很窄的单人沙发上,一个男人撑不起这个家,真的要动迁了(图8)

说到父母,徐余富眼眶红了。

202室虽小却还贴了地砖,屋里比进门的地方高出10厘米,徐余富说:这间原来是大户人家的汰浴间,地砖就是当时留下的,放沙发的地方以前是抽水马桶。

母亲睡在很窄的单人沙发上,一个男人撑不起这个家,真的要动迁了(图9)

手工拼接的地砖,可以算得上文物了。

母亲睡在很窄的单人沙发上,一个男人撑不起这个家,真的要动迁了(图10)

屋里比门口高10厘米。

解放前,在纺织厂工作的母亲住到了这里,沙发临北窗,与对面的墙距离仅半米,冬天天气干燥,木头收缩就有缝,西北风直往里钻;黄梅天潮湿,木头又涨了回来,窗子关不上。母亲频繁感冒、咳嗽,甚至诱发气管炎。

母亲睡在很窄的单人沙发上,一个男人撑不起这个家,真的要动迁了(图11)

墙是木条子钉起来的,中间嵌着水泥,现在已经疏松。

徐余富经常自责

一个男人撑不起这个家

老婆虽然没有怪过他,憋屈的时候徐余富就偷偷抽根烟算是一种解脱,老婆看到会说,保重身体,好日子在后头。

母亲睡在很窄的单人沙发上,一个男人撑不起这个家,真的要动迁了(图12)

觉得憋屈的时候,徐余富就拼命抽烟。

2019年3月,传来动迁的

徐余富激动得一晚没睡

“苦了一世,这辈子要‘解放’了”

母亲睡在很窄的单人沙发上,一个男人撑不起这个家,真的要动迁了(图13)

老婆陪嫁的樟木箱也不打算要了。

终于在今年,93街坊吹响了旧改号角,全货币安置,他准备在杨浦中原地区买一套小点的电梯房,只带一些衣服走,“这辈子再不享受,就没有机会享受了,要‘活’的有质量些”

等搬了新房,他打算和老婆出去旅游,第一站就选首都北京,等空了学学怎么拍照,怎么摆POSE。

母亲睡在很窄的单人沙发上,一个男人撑不起这个家,真的要动迁了(图14)

邻里关系相当好,真的要动迁了,心有不舍。

叶照萍家也要动迁了

父母不在了,房子是共有产权、六个兄弟姐妹,同样的情况在别家可能已经吵得不可开交,而他们家,长兄如父,长姐如母,动迁这件事上就听大哥、大姐的:由照顾父母的老四和老五叶照萍姐妹俩拿蛋糕的三分之二,其他四个兄弟姐妹平分三分之一的动迁款,大家没有争议。

叶照萍说:“大哥、大姐家里条件是比我们好,但没有人嫌钱多的呀,我们很感恩”

母亲睡在很窄的单人沙发上,一个男人撑不起这个家,真的要动迁了(图15)

叶照萍住楼下,闲暇时间玩玩电脑游戏。

母亲睡在很窄的单人沙发上,一个男人撑不起这个家,真的要动迁了(图16)

签下协议,叶照萍说这房子好像不在是自己的了,开始整理打包。

叶照萍觉得:“动迁总归是改善”私密性好了,和姐姐两个家庭生活在一起总有不便,需要大家互相谦让。有了新房子,上厕所就不用再等,住楼上的走路也不用轻声轻脚。

母亲睡在很窄的单人沙发上,一个男人撑不起这个家,真的要动迁了(图17)

楼梯旁边竖着镜子,因陋就简,房产中介的广告牌都寄放到了家里。

母亲睡在很窄的单人沙发上,一个男人撑不起这个家,真的要动迁了(图18)

能挂则挂,少占地方。

借好了过渡房,叶照萍就带些衣服过去,愁的是这张方桌。年龄比她还大,是爷爷托人在乡下做的,榫卯结构不用一根钉子,“从十六铺拖到杨树浦,一路拖过来都拖不坏”可见桌子质量之好。快70年过去了,桌面用得发白,榫头有点松动,她就用钉子敲了个面子,结果被大哥“批评”了。

叶照萍说:“一直想留下来作个纪念,但没地方放,很纠结”以前有人出几千块买,她也没舍得卖,这事还得大哥拍板。

母亲睡在很窄的单人沙发上,一个男人撑不起这个家,真的要动迁了(图19)

两个人都搬不动。

母亲睡在很窄的单人沙发上,一个男人撑不起这个家,真的要动迁了(图20)

榫头有点松动,用铅丝固定。

母亲睡在很窄的单人沙发上,一个男人撑不起这个家,真的要动迁了(图21)

叶照萍后悔在桌面上钉了钉子。

等拿了动迁款,姐妹俩准备买松江或的一室一厅,余下来的钱养养老,这样、姐姐来做客也方便。

母亲睡在很窄的单人沙发上,一个男人撑不起这个家,真的要动迁了(图22)

这里的不少家庭现在还过着拎马桶的日子。

母亲睡在很窄的单人沙发上,一个男人撑不起这个家,真的要动迁了(图23)

弄堂里做“市面”

母亲睡在很窄的单人沙发上,一个男人撑不起这个家,真的要动迁了(图24)

天气好,晒晒棉花毯。

母亲睡在很窄的单人沙发上,一个男人撑不起这个家,真的要动迁了(图25)

还保留手搓衣服的习惯。

母亲睡在很窄的单人沙发上,一个男人撑不起这个家,真的要动迁了(图26)

陈奶奶家的小帅,是全家的开心果,会报时,会说恭喜发财,还会拍马屁。

母亲睡在很窄的单人沙发上,一个男人撑不起这个家,真的要动迁了(图27)

小时候的游戏,这里还能见到。

母亲睡在很窄的单人沙发上,一个男人撑不起这个家,真的要动迁了(图28)

爷叔的早午饭,哗拉拉几口面条下肚,又盛一碗。

11月14日,杨浦区大桥街道93街坊传来捷报,旧改“二次征询”正式签约第一天,共有448产居民签约,签约率达到99.33%。

这是杨浦今年以来第6个签约首日即高比例达到协议生效条件的基地。包括93街坊在内,杨浦今年启动“二次征询”签约的征收基地,签约率均达到98%以上,其中159街坊和134街坊K2-1地块公共绿地工程(一期)项目正式签约首日即达到了100%。

此次,93街坊征收基地签约生效意味着杨浦提前完成今年征收1万户的目标任务。

母亲睡在很窄的单人沙发上,一个男人撑不起这个家,真的要动迁了(图29)

弄堂里的孩子不怕生。

母亲睡在很窄的单人沙发上,一个男人撑不起这个家,真的要动迁了(图30)

一个人拍照难为情,两个人就自然了。

母亲睡在很窄的单人沙发上,一个男人撑不起这个家,真的要动迁了(图31)

弄堂里除了居民,就数中介、收废品的最多。

住在这里的居民们

不久后就将告别蜗居

开始新的生活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动迁

是指因原建筑物拆除或翻建而迁移到别处。

不起

不起,汉语词汇,拼音为bùqǐ,指不肯起来;不能起来。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