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然资讯网
首页 >> 热门 >> 正文

在面包车,解决了北京约20位小哥的住宿,饿了么联合飞猪立即推出了

日期:2020-02-23 22:49:21 来源:互联网 编辑:小狐 阅读人数:726

天下网商记者 蒋婵娟

疫情期间,骑手曹华放弃了春节假期提早返岗复工,白天在一线给顾客送货,为了自我隔离,晚上他只能蜷曲在面包车后座休息,当冷得受不了的时候,才会开上一小会儿空调。

在面包车,解决了北京约20位小哥的住宿,饿了么联合飞猪立即推出了(图1)

这一情况,不仅发生在曹华身上。有的骑手由于地方管制原因,下班后无法回到家中,有的则为了解除小区和室友的顾虑,没有回到租处。虽然绝大多数人恢复了正常工作,但仍有个别骑手一时之间,成为了城市里的漂泊者。

在了解情况后,饿了么联合飞猪立即推出了“骑手复工保障”毅然把给骑手们找住处这项求助放到了优先级处理。

春节期间,在飞猪酒店小二福远和同事们的努力下,解决了北京约20位小哥的住宿。截止目前,这项骑手福利已覆盖杭州、青岛、济南、苏州等全国多个城市,158家酒店。

“这项工作完全不是KPI,但我们觉得不能让骑手们在外累了一天,晚上还没有地方休息。”福远表示,只要外卖骑手们有需求,飞猪会尽最大努力帮他们解决睡哪儿的问题。

“骑手是城市的守护人,我们不能让他们成为漂泊者。”饿了么相关负责表示。

在面包车,解决了北京约20位小哥的住宿,饿了么联合飞猪立即推出了(图2)

回不去的家

一张床、一张桌、一个衣柜,组成了饿了么骑手刘鸿在北京的家。

尽管这个家只有十平方不到的空间,两个人走进去就转不开身,但工作了一天之后,有个地方能安稳睡上一觉,对刘鸿来说,是莫大的满足。

早年在外漂泊闯荡的经历,让刘鸿遭遇了巨大的经济危机。去年,在朋友的介绍下,身无分文的他来到了北京,打算踏踏实实从头开始,便投身饿了么做起了骑手。

为了多跑单赚钱,今年春节,刘鸿没有回老家安徽过年。可年头一翻过,他就觉得情况不太对了。

在面包车,解决了北京约20位小哥的住宿,饿了么联合飞猪立即推出了(图3)

刘鸿租住的地方,是大兴区北部的一个农居点,距离他工作的站点高米店北还有个5公里的距离。走进这里,很多人的第一感觉便会是杂乱,形态各异的自建楼房,斑驳的墙面,交错的电线,构成了一幅主画面。楼房内,楼道显得狭窄局促,两个租客在楼道相遇时,得侧着身子才能通过。

这里的优点也显而易见,毕竟在北京,每个月只要几百块房租的地方可不多,正因为如此,不少外来务工者都选择住在这里,刘鸿也不例外。从来了北京之后,他就一直没挪过住处,闯荡许久,稳定了也算半个家。

不过,从大年初一开始,刘鸿发现家门不好进了。由于疫情的影响,村门口设起了疫情检查点,起初进出村口只需要登记信息、测量体温。后来,检查人员直接要求住在村里的人,一旦进村就不能外出。

到了大年初四,在外跑了一天的刘鸿,则直接被拦在村门口。“我们已经封村了。”村委的一句话,让他无法再踏入家门。尽管那里距离村口只有几百米的路程,桌上的电饭锅里,还装着他准备当晚饭的半锅剩饭。

深夜十一点,刘鸿走在空无一人的北京街头,找不到容身之所。

城市“漂泊者”

和刘鸿与相似,福建同安的饿了么骑手吴小填也在年后开启了“流浪计划”

作为本地人,在春节值班报名时,吴小填积极地报了名:“这样外地过来打工的兄弟能回家过个年,我们本地的,送完单还能赶回家吃年夜饭。”

让吴小填没想到的是,受疫情影响,大家开始躲在家中,极少出门,尽可能地减少感染的可能性。家轮番上阵,劝说吴小填,这段时间停下工作,在家避避。

一时间,吴小填有些犹豫。作为外卖骑手,每天在外奔跑无可避免,尽管现在全程采用无接触配送,站点也每天给骑手发放防疫物资,但家中的小儿子,还未满周岁,免疫力大不如成年人。自己每天进进出出,确实会让家人担忧。

“现在正是站点缺人的时候,当逃兵我也做不到。”吴小填看看最近的订单,一般都是用户购买粮油米面这些生活必需品为主,订单总得有个人去送。思考再三之后,他决定跟站长商量商量,看能不能找个临时落脚点,索性暂时先不回家了。

在面包车,解决了北京约20位小哥的住宿,饿了么联合飞猪立即推出了(图4)

第二天,吴小填就住进了站点安排的宾馆里,位置就在站点对面,直线距离只有30米。至于刘鸿,在站点将就了一夜之后,隔天也住进了站长好的一家酒店,距离原先他住的村子,不过几百米的距离。

在这里,他俩遇上了一群跟着他们有着类似经历的“漂泊者”有骑手、快递员、司机… 由于长时间在外奔奔波,作为高流转人群的他们,成为了部分人眼里的“高危人群”

复工人员住宿难的情况也出现在不同群体上。有人遇到过小区不给进,自己找宾馆被拒之门外的情况,有人甚至因为租的地方回不去,一时也找不到住处,在24小时自助银行将就过一夜。

宾馆里,那张一米二的床虽然不宽,却让这群“漂泊者”感觉难得的踏实。他们不用再一边跑着单,一边担心着今天睡在哪儿的问题。

复工放心住

刘鸿和吴小填不知道的是,为了让这些酒店接纳外卖骑手,背后有着一大群人的努力。

刚一过年,饿了么那边就接到了各地站长关于外卖骑手住宿问题的求助,于是在第一时间了飞猪,请求帮忙协助。

内部沟通群里,关于骑手们有家难回,漂泊在外的,刺痛了福远和小伙伴们的心,他们二话没说,接下了这个有的任务。

当时饿了么提出的需求里,最急的两个站点是北京的高米店和旁各庄。这两个地方本身就相对偏远,酒店分布稀疏,由于疫情影响,80%酒店还处于停止营业的状态。况且,过程中还需要与酒店方沟通,是否愿意接纳骑手,价位能否调整到骑手们能够接受的范围。

在面包车,解决了北京约20位小哥的住宿,饿了么联合飞猪立即推出了(图5)

“每个地方政策不同,营业状态是很动态的。”福远说为此大家只能一家家给酒店打电话,说明情况。要搞定一家酒店,起码是沟通了10家甚至20家酒店之后的成果。

起初,在营业中的酒店听说了骑手们的遭遇,基本都表示愿意接纳,但是很多酒店走到向当地相关部门报备那一步,流程就被卡住了。

福远回忆北京敲定下来的第一家酒店,为了接纳骑手入住,反复和当地相关部门沟通了不下四次。那几天,由于长时间和频繁的电话沟通,福远的耳朵有时都会隐隐作疼。

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,截止到目前,这项骑手福利已覆盖杭州、青岛、济南、苏州等全国多个城市,158家酒店。

在面包车,解决了北京约20位小哥的住宿,饿了么联合飞猪立即推出了(图6)

正是看到了工作中外卖骑手们住宿难的问题,针对各大城市各大行业陆续复工,酒店业也迎来首批差旅住客的情况,飞猪近期还发起了全国酒店“复工放心住”的行动。截至2月20日,上海、北京、深圳、南京、杭州、广州等全国超400个城市、2万余家酒店积极加入其中。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骑手

骑手是您第一个能生产的骑马单位,移动迅速,在战况不利时也能迅速撤退,脱离战场(除非和他们交战的也是支移动力极高的快速部队)。城市的战略资源贮存区中,必须要有马群才能生产骑手。

刘鸿

刘鸿,电影制作人,代表作品为笔仙惊魂系列、七月半系列。 2016年8月19日,制作的电影《七月半2:前世今生》上映。

延伸 · 推荐

飞猪共同发布了云生活,鸭血粉丝汤,重庆小面等出现爆发式增长,更在于量大

新华网北京3月15日电(任禹西)随着我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逐步好转,消费行业的复工复产也正在有序推进。在世界消费者权益日到来之际,新华网联合饿了么、口碑、飞猪共同发布了《云生活:从线上大数据看消费新...

当初将“饿了么”卖给阿里, 套现600亿的外卖小哥, 如今现状如何

现如今,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不断进步发展,很多领域也被带动着发展起来,例如现在很火的懒人经济市场,就是随着网络的发展而产生的。在以前,人们不想自己做饭吃的话就只能到外面去吃,自从有了外卖,我们吃饭也变得方...

饿了么小哥排队取外卖 天猫双11百城万店火爆线下

今年是2009年以来的第十一个天猫双11。相比往年,线下更加热闹。消费者拉箱子逛银泰抢贵妇霜,饿了么小哥忙到没空上厕所,居然之家、红星美凯龙的卖场里人头攒动,排队、领优惠、下单,人们忙活得不亦乐乎…5...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