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然资讯网
首页 >> 美文 >> 正文

乡村故事,我是猜出来的

日期:2020-01-14 19:41:24 来源:互联网 编辑:小美 阅读人数:260

我是披着柔软的雾纱,来到篱笆边的。晨曦的寒冷,并未因晨光的逐渐褪去而暖和起来,天依旧很冷,风刮过树梢,摇摆的声音如山泉奔涌而下。

山里人起的早,在村头,就听见锅碗瓢盆哐哐当当的响声。我到达篱笆边时,慈祥的阿婆已经在门前安纽扣了,这么早就缝补,足以看得出阿婆是一个勤劳持家之人。

“阿婆好”我喊了阿婆一声。

“你也好啊“阿婆抬起头来应答。

我和阿婆是老熟人了,每次走过篱笆边,不管见不见到阿婆,我都要朝屋里喊一声“阿婆好”阿婆在家,都会立马从屋里出来回应。

我对阿婆的问候是一成不变的,就是一句“阿婆好”可阿婆回应我的却是多姿多彩,好多年了,我和阿婆就这样在一喊一答中悄然过去。

今早,我又一次从篱笆边走过,阿婆这么早就在缝补了,我有点好奇,借故与她聊了几句。

“阿婆,这么早就缝补啊”

是呀,昨夜留下的,眼睛花了,晚上做不了了″。阿婆一边缝补一边应答。

我怕针尖扎进她的手指,就不敢继续交谈下去,也觉得继续停留在篱笆边不太妥,于是静静的离开了。

过不了多久,我又后悔起来,为没有弄清阿婆晚上不能缝补的原因是什么而不安,我想得最多的一个原因,应该是没法把线穿进针眼,阿婆缝补的手脚还是利索,除了穿针,别的估计不是问题,可是,我已经走了很长的一段路,就要转入下一个村子开始工作,再回头不太现实。

当我进入到工作状态时,脑海里除了工作,啥也没有。等到工作结束后,去代销店买饼干来充饥,瞥见柜台里的针线盒,又记起阿婆来。

我买了一盒针线。

回头走过篱笆边,正是午间,风依旧冷,浅阳却暖和,阿婆依然在屋前,她什么也不做,正半闭着眼在晒太阳。

“阿婆好”我轻轻喊了一句。阿婆睁开眼,笑着看我,“你也好啊”

我和阿婆隔着一道篱笆,她没有招乎我进去,我也不好意思不请就进去。我和阿婆就这样互相对峙着,直到此时,我才想起,好多年了,我竟然一次也没有走进篱笆里去。

今天,我多么忐忑。

阿婆,我可以进去吗″我也不知哪来的勇气,轻问了一句。

好啊好啊″阿婆快速的跑过来,她可真的把我吓坏了,在我眼里弱不轻风的阿婆,步伐竟然如此敏捷。

阿婆从屋里端来一张板凳,我们面对面的坐着。

我问阿婆,“纽扣安好了吗”

“好了好了“阿婆的声音清清亮亮的,一扫以往她回应我时的软软沉沉。阿婆的眼睛,闪着柔美的波光,她看我时的神态,仿佛一朵含苞待放的花。我突然发现,阿婆原来也多么的美,好多年的擦肩而过,我只看见她坐在门前的寂寞,从来没有见到她如此柔情如水的一面。

阿婆在我面前,略显矜持,也象是有点害羞,她一会儿看我,一会儿又回避我的目光,我也不是善于言谈的人,我和阿婆时不时的就陷入沉默无声的氛围之中去。可到最后,还是由我来打破僵局。

“阿婆,孩子们呢“我想起了一直只见她一个人,主动深入想多了解一下。

“到上海打工去了,每年只在清明节回来,住不到四天,就又走了”

孙子多大了

“二十了,他们一家都在上海“

随着交流的不断深入,阿婆的家庭情况,我一目了然。阿婆只有一个儿子,儿子十岁,丈夫就故去了,那时她才三十多岁,从此与儿子相依为命,等到儿子成家后,因山里条件有限,为了生活,举家外出谋生,十多年了,阿婆一直独自居家过日子。

阿婆的家,比较偏僻,离村子有一段距离,平日不会有人经过这里,我下村,这里也不是必经之地,我是因为欣赏阿婆家独特的居住环境,愿意走远路,选择从这里经过。

我建议阿婆多去村子里走走,多与村人接触,不要老呆在屋里,这样不好。阿婆停顿了一会,告诉我,丈夫死后,她就把自己封闭起来,几乎不与人来往,四十年了,习惯早已成自然,现在最怕见人。

我读懂了阿婆。

我把几根穿好线的衣针,递给阿婆,她的眼睛瞬时红了起来,她问我怎么知道她的眼睛穿不了针眼。我没有告诉她,我是猜出来的。

阿婆的眉开眼笑,如春风如秋雨,几根小小的针线,就让她幸福得要掉下泪来,我为自己这几年来对她的不闻不问感到惭愧!

与阿婆分别后,山路的崎岖,锁不住我想篱笆的心。回想几年来的进进出出,篱笆的宁静清幽,赋予了我多少美好的时光,篱笆里安静的小屋,如同是深山里的一座城堡,总把童年的岁月送到。

童年时的家园,就象是这个篱笆里的世界,安静、优美、绚丽、纯洁,这就是我坚持不懈走过篱笆边的原因,由于我的贪恋,只顾去获取篱笆世界里的美丽,来满足自己对童年生活的怀念,而把篱笆的主人给忽略掉了,我多么的自私。

阿婆的人生,或许是单调的,她每天侍弄完篱笆中的菜园,就坐在门前看远方,长年累月的独居生活,让她至今都不敢与人打交道,正因为因此,她依旧保持着一颢儿童纯纯的心境,想到这里,我豁然开朗,开始羡慕起阿婆来。

到了这种年纪,还能拥有纯真的情感和过自己喜欢的生活,不也是一种幸福吗?我释怀了,对自己先前对阿婆忽视的愧疚感,也在慢慢的消逝。

我不去过多的进入到阿婆的世界里,对彼此来说或许都是福音,她能够让内心独立,而我也能轻松前行。

我的人生很渺小,但我却喜欢去捕捉或寻找平凡生活中的美好,阿婆就是其中一个,她的独立和宁静,是我世界里最温婉的诗和画。

20200113晚上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阿婆

《阿婆》,客家微电影,导演李旅安,是继《念旧》以来,最被影迷看好的一部客家微电影,是全球客家微电影大赛的参赛作品。阿婆生日那天买好菜等待阿富回家过生日……我们身边,都有一个守护我们的阿婆。阿富从小和阿婆在梅城长大,成年的阿富面对各种压力,老去的阿婆再也无法守护阿富。从现在起,珍惜你的阿婆。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