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然资讯网
首页 >> 美文 >> 正文

小知青老故事——莽原风迹(三十九)琐事杂谈

日期:2019-11-08 19:45:48 来源:互联网 编辑:小美 阅读人数:692

小知青老故事——莽原风迹(三十九)琐事杂谈(图1)

三十九琐事杂谈

r 仲春五月,牧草已经吐青,百灵鸟也在鸣唱。八间房前通往西乌旗的公路上,过往的车辆似乎多了起来,草原一片生机盎然。

小知青老故事——莽原风迹(三十九)琐事杂谈(图2)

一些天来,我的小卖部陆续接待了好几批路过的兵团战士,他们来自白音锡勒牧场31团和毛登牧场32团。每次都有5、6个人,多时10来个。他们几乎是每人一身洗得褪了原色的兵团服,土黄色泛着白,看着挺神气。我有位表兄1969年下到兵团六师,1974年我探家时正赶上他也探家,还送了我一件号称是“土八路”的上衣。

当年,军便服、军帽最时髦,年轻人们都想拥有;而兵团服彰显着它的个性,自带一种霸气,穿着它,似乎走遍天下都不怕!触景生情,我不由得想起表兄,想起了我的另一位表哥和我的弟弟,也是流落在他乡的“知青”…

小知青老故事——莽原风迹(三十九)琐事杂谈(图3)

左图为1974年作者与其表兄留影

在那个物品按人头供应的年代,能找到额外补充实属不易。这些兵团战士,男的多是买烟,女的多是买水果糖;我出货快了,自然进货也就频繁。当供销社的老李知道原因后,批评我说:“这可不行!咱们也是按牧民供应的。”可我想:“在这莽原上,大家都不容易,不影响队里的供应就行啦!”从那以后,再有我们队以外的人来买货,我采取了限量的办法,买烟的每人两包,买糖的只供一斤。

小知青老故事——莽原风迹(三十九)琐事杂谈(图4)

这年刚入夏,物探队又进到我们队,驻扎在距队部2里多地的西北方向。他们的采购员有时也来转转,我问过他:“你们每年来打眼儿,探什么宝贝呐?”他告诉我:“你们队地下有煤炭”

一天傍晚,他们8、9个年轻人过来卖货,其中一人姓蒋,个子不高,身体单薄,皮白面净,眼神机灵,一对虎牙很是明显。他脖子上盘了一条两尺多长的青花草蛇,这可引起了我们知青的好奇。别人介绍说,他有降蛇的本领,我们自然想开开眼,便来到开阔的草地上。

小知青老故事——莽原风迹(三十九)琐事杂谈(图5)

小蒋倒是“行家”不一会儿,他便在一处草丛里发现了一条花蛇。我们凑到跟前,只见这蛇盘作一团,一动不动。有人让小蒋离开看看这蛇的反应,果然这蛇像是突然惊醒,头身猛得挺起,有一尺多高,只有尾部沾浮在草枝上;只见它瞪眼张嘴,吐出的红舌有一寸多长,如同遇风的火苗,忽闪抖探在空中,大家不由自主地躲闪向后。当小蒋再次出现,这蛇又缩成一团不动了。再看小蒋,俯身过去,用手捏住这蛇的头颈,将它拎起,在自己的衣角处吐了口吐沫,让蛇咬住,向后一扯,眨眼的功夫说是已经把蛇的毒牙拔掉了,就这么轻松、简捷。随后他用另一只手拎住蛇尾,猛然向下一抖,这蛇竟然像一根绳子,大头朝下直直地垂在了那里。哇!小蒋这独到的身手真是令我们开眼、咋舌!

七月的一天,公社哈达旺布来找我谈话,他是位很友善的老头,当年50出头,身材不高,不胖不瘦,圆脸庞上总带着微笑,说起话来慢条斯理。他很直白的告诉我, 这次他带了三份《入党志愿书申请表》如果我表态“扎根留下”就让我填表。我听后心里很不高兴,“怎么入党还要条件交换?”我没有表态。

过了一段时间,大队书记敖日布让我给公社书记送一封信去,说是急件、很重要,一定要亲手交给照日格图书记本人。我心里纳闷?你是马倌,骑的是快马,重要的急件怎么让我去送呢?再一想,我是“基干民兵排长”“大队领导班子成员”大队书记的安排只能执行!我备好了马,急速出发了。

小知青老故事——莽原风迹(三十九)琐事杂谈(图6)

半路上,忽然乌云密布,蚕豆大的雨点骤然落下,击打在身上的痛感像是小时候被“弹弓”打伤一样。电闪雷鸣之后,瞬间眼前成了雨幕烟海,白花花的一片,气压低的连呼吸都有些困难。我把“急件”卷到鸭舌帽里,塞到了马鞍子底下。独处在暴雨的阔野中,连一点遮挡都没有,周边也没有牧户,躲都没地儿躲,藏更没法藏,干脆冒雨走吧!到了公社,我已是浑身湿透,真成了“落汤鸡”就连马靴里都渗进了雨水。见到了照日格图书记,算是完成了任务。老书记关切地接待了我,给我换上了他的衣裳,把我的湿衣服拿到伙房去烤干,令我非常感动。老书记语重心长地对我说:“你的表现我们很了解,公社正在配备后备,希望你考虑能留下来。”然而,我未加任何思索,快口直言地说出了心里话:“如果有机会还是想上学,多学点儿文化知识。”后来回想起来,当时自己傻乎乎的表态,不知道老书记会怎么想?

小冉开的“40拖拉机”缸筒烧坏了,队长金巴急匆匆地来找我,说是锡林浩特没有备件,让我出差去购买。这突如其来的安排,使我有点不知所措,“小卖部咋办”我急切地问。队长说:“先让那德木德阿公接替,你最好尽快动身。”看着队长焦急的样子,我痛快地答应了。

当年,我真有一股初生牛犊的愣劲,先后到了呼市拖拉机配件厂、包头固阳拖拉机厂,因为“40拖拉机”是新型号,市场上根本没有备件。而后,我又带着父母写给他们老同事的信,几经周折跑到洛阳拖拉机厂,足足等了半个多月,焦急的等待之后,终于提到了一组原厂生产的“特供”缸筒。一天也没敢耽误,一路背了回来,队长、书记那个喜出望外的劲儿就别提啦!随后,我的工作也有了新的安排,与黄立志和姜德广去放羯羊群了。

小知青老故事——莽原风迹(三十九)琐事杂谈(图7)

作者在出差途中留影

夏秋季节,草原上的蚊虫特别的厉害。有一种大苍蝇,经常撞到人和牲畜的眼睛上甩虫卵。一次我就摊上了,疼痛难忍,还不能揉,用水清洗之后红肿了好多天。

还有一种蜇人蝇,全身灰绿色带黑色条纹,我们叫它“瞎蒙”小时候在室外游泳池经常遇到,可草原上的瞎蒙个头大,像牛峰似得,离得挺远就能听见它扇动翅翼的嗡嗡声,很是吓人。

这里的蚊子也厉害,不仅个大、数量多,而且嗜血不要命,叮咬的速度非常快,一落到身上就叮,根本来不及哄打,而且隔着劳动布的衣裤都能叮透。有一次我骑了匹白马放羊,马尾抽死的吸了血的蚊子把和后腿都染成了红色。记得有一天,姜德广放羊回来,被蚊子叮咬的竟然发烧不退,大病了一场。

当年,我们队是个水草丰美的地方,长年积水的淖尔(水泡子)就有三、四处,水鸟、鸿雁、天鹅、野鸭子,还有黄羊经常出没在那里。有一次饮羊时,我们还下水围堵抓住了一只小野鸭,绒乎乎的甚是可爱。还有一次,我们在那里狩猎黄羊,回想起来挺有意思。

小知青老故事——莽原风迹(三十九)琐事杂谈(图8)

黄羊的习性是凌晨饮水,公羊饮水后就要尿,而且一次尿不净,好像是患上了前列腺炎症,沥沥拉拉的走几步挤一点, 这个时候正是猎射的好时机。

那天,天没亮,我、黄立志和明月就埋伏到了淖尔的半坡上,为防止露水,反穿着军用雨衣,慢慢地匍匐移动,进一步停一会儿,向目标逼近。朦胧中,能看到大约有十几只黄羊。当接近目标有三百多米时,其中几只像是发现了什么,猛然抬头张望,开始警觉起来。不知是谁,没沉住气,开了一枪,接着又响了一枪,我们眼看有一只向前一跪,便返回头去抓马,而后骑马赶到,结果真是连毛也没见着。

后来听狩猎行家说,开枪后,无论击中与否要保持冷静。先别移动,羊群就不会惊跑,再打击第二个目标。如果不是当时击毙,只是被击伤,大群不跑,伤者也不跑,待到血放的差不多了,它也就无力支撑了。如果,即便是打伤了黄羊,只要是它站起来能跑,骑马根本追不上。而我们没经验,也不知是否击中目标,就骑马去追,那结果必然是两手空空。

2019年01月16日

作者:赛力罕

1973年10月至1977年2月,内蒙古锡林郭勒盟,阿巴哈纳尔旗,胜利公社四队下乡知青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知青

知青是知识青年的简称,广义泛指有知识的青年,一般指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。在中国,知青是特定历史时期的称谓,指从1950年代开始一直到1970年代末期为止自愿或被迫从城市下放到农村做农民的年轻人,这些人中大多数人实际上只获得初中或高中教育。从50年代到70年代末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的总数的估计在约1200万至1800万之间。1977年高考被恢复,大多数在农村的知识青年想方设法要回到故乡去。1979年,国务院颁布了关于知青问题的“六条”精神,随后,大量知青通过各种途径返城。

网友评论
  • 蓝海晴
    我只能说,真正相爱的两个人只是把生活琐事当成了爱情的调味品,而不是生气找茬的理由
    2019-11-02 21:51
  • 奶茶少女w
    怎么样处理好家庭中的琐事?
    2019-11-04 15:26
  • 无人为孤岛
    十公里成绩五十分钟内,五公里二十四分左右是否可行?
    2019-11-12 02:43
  • 小混混哈哈
    夫妻一方没了工作务闲在家,另一方会经常生气,为琐事吼人吗?
    2019-11-03 15:5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