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然资讯网
首页 >> 美文 >> 正文

文坛这点事儿(小说)

日期:2020-09-17 18:10:12 来源:互联网 编辑:小美 阅读人数:235

文坛这点事儿(小说)(图1)

文坛这点事,一个个奇葩。

诗人和女人,作家与商家。

作品1号

作家与商贩

H县新街素有小汉正街”之称,商贾云集,生意兴隆。一日,县文联主席文心非到此,径入钱记昌盛服装店。店老板钱会人笑脸相迎,并敬一支黄鹤楼”欢迎光临,随意挑选。”文心非选中一套褐色西装,一试穿,镜子前一照,喝,怪挺括的。一问价,1980元,可把文心非给凝住。先生想要?”嗯…”得得,九百九,跳楼价,西装卖您啦。”990就990,文心非付钱,急赴省城一个会。

会毕回H。一下车,文心非便直奔新街钱记”你很会做买卖!”钱会人听出话中话,作苦笑状:如今生意不好做啊,这税那税、这钱那钱,入不敷出啊,不像你们写书的。”你也知道我是写书的,书就那么好写吗?文心非无语,面含愠色而归。回到家,一进书房,一眼便看见桌上一封信,拆开,上写:文主席您好!恕我卖关子,我早认得您(可您不认得我喽)我业余好爱好爱文学,一直想拜您为师。正好有这个机会,那套西装就当作拜师礼吧。990元已退给师娘啦…钱会人拜上。×月×日。”这时妻笑吟吟地进来。钱呢?”什么钱呀?”你自己看。”文心非一抖信。妻心里明白,有些不情愿地去拿钱。文心非接过钱出门,又直奔新街钱记”还你!”钱会人一愣:文老师,您瞧不起…”你收下钱我就收下你。”好好,我收我收,四百五,按进价收可以吧。”文心非不好再说什么。自此,钱会人成为文家常客,过往渐密。

某晚,文心非去到钱家,欲言又止。钱会人毕恭毕敬地:文老师,有话直说。”文心非讷讷地:我想、我想借两万五…”哦哦。”是这样的,我的一本书,一家出版社答应出,只是,印刷费要掏,还要包销…”好说好说,钱明天送您。”又问:够不够?”够够!”文心非见钱会人如此仗义,一把握住他的手,良久才湿着眼离去。月余后,文心非那本书出版,评价甚高,可就是销不动,印刷费也就一直压在那书上。找钱会人解释,钱会人倒爽快:几时有几时还,没有不还!”又说:文老师,我给您的那个言情中篇…”放心吧放心吧。”文心非一迭声应承。之后数日,文心非把自己全泡在钱会人那个言情中篇”里,几乎是重新构思,重列提纲,重写出个样子来,总算过得去,寄市刊一同学,在某期刊发,文心非这才如释重 负。再说钱会人,好个乐坏好个忙,先购刊1988本,广为赠阅、讨教、请评。接着高调开作品研讨会(费用当然是钱会人出的)接着自费出单行本(居然首版万册告馨,拟再版)接着申报市作协。不久,报载文章曰老板作家”云云;不久被评为市自学成才标兵,被选为县委员。街谈巷议钱会人,风头出足。

是日,钱会人在县政府大院邂逅文心非,老大远就嚷嚷:老文老文,好久不见,正要找你。说着掏出万宝路自个先叼一支在嘴上,递文心非一支:老文哪,你那本玩意儿可都销了?文心非皱皱眉,摇摇头。钱会人拍拍文心非的肩:干着急也没用,慢慢来嘛。话锋一转:我那两万五该还了吧…哎呀,马县长,您好哇!钱会人忽然朝大院那边扬扬手,边往那里小跑边回头补充,给你三天时间怎么样?文心非呆立,半天才低骂了一句:二道贩子!便悻悻忧忧地回走。

作品2号

流浪诗人与猫

某好诗如命,业余习诗三载,自编自印《情爱太极图》《乱写尼姑庵》诗集二册,可谓多产。其时,诗坛扯旗如林,甚么宇宙风诗社太平洋诗报,甚么非非主义莽汉主义,天花乱坠,热闹非凡。

一日,某邀数诗友聚于酒肆,把盏划拳之余,欲仙之际,忽发奇想,乃庄严宣告:本人郑重宣布,自即日起,非正式成立—大无极诗社。某自任一把手”社长。稍后,购得黑布丈二,自制心字旗一面。某左手握刷,饱蘸白漆,狂草无极”二字于旗上心”中。便以红巾缠头,率众扛旗横行于街市,振臂高呼:无极!无极!”路人皆驻足,如观猴戏。

次日,某又发奇想,遂辞了公职,别了社友,并挎了黄挎包,内装心字旗一面,诗集二册,又数千,纸笔、名片诸物若干,鼓鼓囊囊,丰丰满满,欲周游天下,遍访东西流派,广交南北诗星,以求佳构,且壮社威。

是日,某跋山涉水,越岭翻山,行至一小镇,曰桃花镇。时,天上金乌艳艳。地上,一少妇风摆杨柳,迎面而来。某灵感顿生,旋弃了烟,猫腰,目光刺刺如呆,作苦思冥想状,突脱口吟出:撩起你粉红色的裙!”少妇唬得尖叫一声,大骂泼皮”疾逃而去。某自顾足蹈手舞,为偶得佳句兴奋无比。

忽觉内急,遂匆匆如厕,良久方了。某出,却见二狗狺狺,争夺一弯骨,呲牙咧嘴,形同恶煞,继而言和,交尾共食,胜似情侣。哎呀呀我的天”某一如发现,掏出本子速记:原始的!”而后就了一老桃树下打尖。且看狗子相嬉,不禁轻嘘口哨,以示快活。其得意之色,尽溢于嘴脸。

待到夕阳西下,某觉肚皮咕咕,即径入一路边小馆。要了弯骨汤一碗,臭干子一盘,花生米、兰花豆各一小碟,外加高粱红一壶,便大啜大嚼痛饮,大快朵颐。毕,打一响嗝,忽乘了酒劲,捶胸跺足,荡起罗盘腿,唱起红高粱”妹—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哇,往前走,莫回呀头…”声嘶力竭之间,噗通栽倒桌下,匍匐于地,摊纸摇笔,一挥而就《少妇如猫》如下:

撩起你粉红色的裙/恍见狗子原始的/少妇如猫/如猫的少妇也,快跟我走/你大胆地跟我走哇/莫回呀头…”诗罢掷笔,双手捧诗稿,如捧至尊宝,读一次,笑一次,再读一次,再笑一次,竟至涕泗滂沱,喜极而泣曰:天啊,我幸得此奇诗,不要诺奖要无极!无极!”

又想:既然山呼,何不摇旗助威?遂急寻那心字旗,却不见,连黄挎包也无!天啊,旗子呢旗子呢?某如丧考妣,大放悲声:呜呜,呜呜!悲极生倦,倦极思眠,而呜呜之声不绝,大有魂灵出窍之兆。某乃惊恐,挣扎倏起,几至跌落,却是黄粱一梦!

某正以黄挎包枕头,蜷卧于车站候车室长椅之上。邻坐一瘪嘴老妪,满脸沧桑,一身老态,却怀抱一可人猫咪。那猫咪以猫眼瞄某滑滑口水,呜呜喵喵,声同。却叫醒了某!某始知辞职出走数月。其间浪迹湖山,饱尝百苦,然应和者寡。今囊中瘪瘪,一整日未进粒米!

某痛恨那猫惊了自己美梦佳肴。遂以目击猫,四目交接,竟迸发电光石火!某似幡然顿悟,喟然叹曰:逮鼠的,是猫;的,是猫;叫我的也是猫!我是诗人不是猫,诗人是我…

我是谁?某空腹自问,却不能答。除了,此时,那又一声猫叫。

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发行。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文心

文心(1930年—1987),战后一代的小说家兼电视剧作家。本名许炳成,出生于台湾嘉义。1968年毕业于贵州大学中文系,任中学语文教员近十年。1978年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,师从吴世昌先生,专治唐宋诗词。1981年又毕业于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文学系,获文学博士学位,并分配至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从事古典文学研究工作。1998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。著有专著《稼轩词百首译析》、《宋词研究之路》、《中华文学通览·宋代卷·崇文盛世》、《周邦彦传论》、《诗与酒》、《唐宋词流派史》,另外在国内报刊上发表诗词100余首。

网友评论